結束一整天的工作之後
獨自來到藍天鵝買宵夜
坐在那裡等的時候
看著姊妹之家的大門
回想著自己的生活
忽然的感覺到寂寞
接著想要期待著
那扇大門會忽然打開
從中走出誰來
和我聊一些什麼

只是當然不會有
也只是讓自己被寂寞籠罩著
很想哭

想哭的念頭不是沒有過
記得一次在夢中
夢見我自己喝的大醉
跑到姊妹之家樓下
狂按著門鈴
要誰誰誰下來和我說話
在瘋言瘋語中告訴對方我很喜歡她
然後哭得慘烈
樓上的姊妹們很害怕
不敢下來
所以就打電話給服事者
於是過了一回
劉弟兄出現了
看到他的時候我完全崩潰
可以說是抱著他痛哭

當然夢境只是夢境
此時此刻的我知道無論如何都要堅持下去
而且「只有我一個人」
因為那是只有我一個人可以到達的地方
一旦軟弱
就等於回到原點
所以我只能獨自忍受著孤獨

此時又忽然想到
文院204教室裡的白板上
不知被誰書寫著
「自古英雄該寂寞」
所以我也只能把一切的痛苦往肚裡吞
獨自忍受
享受寂寞是英雄必須的
因為沒有人會懂
除了他自己了解
因為沒有人可以陪他到達
只有他自己到的了那個地方
既然一切都決定了
那就只有迎接了!

中國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