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生證
真的是我最後一道盾牌了吧
因為還是個學生
所以有很多事情不會落在我身上
不用去面對
只是隨著畢業的時期愈來愈近
害怕脫離了學生的身份之後
那緊接而來的種種事情
會讓我崩潰

要問我理想的生活是什麼
就是在讀書的同時可以有固定的收入
這筆收入不單只是讓自己生活過得去
最好是還能夠拿錢回家
只是為何錢賺得愈多
自己卻愈不快樂呢?

在facebook上新增最後一筆任職公司的資料時
自己也知道這意味著什麼

有很多單位在打我的主意
只要我願意
畢業之後手一招就有公司願意錄用我
只是那不是我真正所喜悅的

這是一種逼迫
外在有許多力量逼迫著我
告訴我要「飛黃騰達」
告訴我要「出人頭地」
告訴我要「作一番事業」
於是在學生時期
就會有一些責任落在我身上
他們看的不光只是這些
他們在等待的是我畢業之後
不再只是個學生
而能夠完完全全投入職場之後
要把我安插在哪個位置

畢竟我選擇回應
回應從以前到現在都不斷向我顯現的東西
那是我躲也躲不掉的
就算是在教會中也是一樣

會有人說
「年長的要照顧年幼的」
「要配搭、要服事」
「要奉獻啊」
於是到了最後
只要一有活動就會有數不完的交通
交代什麼什麼事情要辦
服事者會期待說
「要敬醒啊!」
「要操練啊!」

如果在世界中或者在教會裡
都會面臨同樣的結果
→掌權、為工作勞苦
那我何不選擇我最熟悉的地方呢
於是轉身決定面對
拿著學生證當盾牌
往前走下去

中國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