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學時代在讀鹿橋的《未央歌》的時候,自己最感動的,是故事中的那群學生,在面臨國家戰爭動亂的時候,放棄自己的學業,投入戰場的工作。有人從軍,直接參與戰爭;有人在戰後擔任醫療、補給工作等等。

      只是現在再想起《未央歌》這本書,則是回想起故事到了最後,那一群青年學子,離開校園各自發展後的情形。有人留在學校教書、有人馬上結婚、有人到遠方繼續深造、研究學問等等。同時又一批的青年學子,踏入了校園,準備開始他們的大學生活,接續寫這本《未央歌》。

      我們也是曾在故事裡,現在則是在故事之外,各自寫下自己的故事。

Posted by 中國魂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0) 人氣()

      在城市生活,和在城市旅行,感受是完全不一樣的。

      上來臺北打拼也快要一年,剛開始感受到的陌生還有格格不入,在這一年之內也慢慢覺得熟悉和平常了!

      在這個熱鬧的城市、繁華的首都,我仍然只有我的小小天地、仍然只有我的永吉社區、仍然只有我的信義區。

Posted by 中國魂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0) 人氣()

      二十七歲這一年,是我體驗生命最多的一年。

      關於愛情、工作和生活。這是我轉變最多的一年。

      大學畢業後兩年,其實我的心境還沒有長大,我還是像個學生、像個小孩,不敢放手去闖,不敢放膽去飛。

Posted by 中國魂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0) 人氣()

認識我的人都知道我過去的藝名叫作「中國魂」。只是在高雄七年,我的政治傾向、社會關懷的角度改變了。這中間最大的轉捩點,在於遇見了吳英明教授。認識他之後,我從對國家的關懷(認同中華民國)、轉變成對民族的關懷(認同自己是臺灣人)、到認同這塊土地(認同臺灣及在這片土地上生活的人們)。
長久下來以復興中華民國、反攻大陸為理想的我,在上大學之後,受到的思想衝擊,是我過去不曾面對過的,特別是2009年的暑假,我在高雄市立空中大學實習的時候。
這段期間我接觸到臺灣民主發展過程中的許多故事,其中最震憾我的,是李雙澤寫的〈美麗島〉。李雙澤是當年校園民歌時代的重要開啟中,而他寫出〈美麗島〉歌詞的原因,是在於當年的黨國政治,國民所唱的歌曲,都是歌詠祖國的土地、人文風情,當時他提出了一個大哉問,他聽到身邊的人唱〈中華民國頌〉,歌詠喜馬拉雅山、黃河、長江,可是我生在臺灣、長在臺灣,我從來沒有見過喜馬拉雅山、也沒有見過黃河、長江,我家就在淡水河旁邊,為什麼我不唱歌歌頌淡水河,而要去歌詠那些和我無關的風景。
這個問題我無法回答,曾經我也因為國小音樂課本上,〈中華民國頌〉慷慨激昂的歌詞和旋律所激動過,只是我無法回答李雙澤的這個問題。
「為什麼我生長在臺灣,但是卻要去讚美、歌詠那些我一輩子也不曾見過的『家園』風景?」
於是我放下了國家的意識形態、甚至也放下了民族的意識形態,轉成關懷土地的意識形態,我意識到真正值得關心的,是現在真正生活在臺灣土地上的人。

Posted by 中國魂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0) 人氣()

      離開依賴七年的高雄,來到臺北。找到了一份正職的工作,並且從兩個月前待到現在之後,心理上很多想法,已經完全改變了。

      七年的時光,原來是那麼長,這陣子我忽然又開始回頭看,回憶起過去成長過程中,身邊經過的一些人。轉眼間七年過去,自己從少年到青年、接著也要邁入而立之年了。只是人生路至此才真正開始,我到這時才脫離一切的依賴和長不大,真實的面對自己的人生。

      真實的人生是什麼?是和親人相聚、是和朋友交際、是和同事合作溝通、是面對社會上許多真實存在的現象,感到自己的無能為力並企圖翻轉。

Posted by 中國魂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0) 人氣()

曾經因為一場《暗戀.桃花源》而感嘆、痛苦一整夜,只是現在才發現,戲劇裡的情節把人生中複雜的愛情單純化了。人生中的愛情面向不是只有單純的幾個面,往往不是可以一刀就乾淨的劃清、定義每一種愛情。
我們永遠沒有辦法尋找到百分之百完美的愛情、更沒有百分之百完美的愛情故事,因為我們隨時都在成長、心境也隨時都在改變,甚至最後選擇和你牽手共度一生的人,也不會是你百分之百中的理想對象。
「過去心不可得、現在心不可得、未來心不可得。」(《金剛經》)

Posted by 中國魂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0) 人氣()

      原本以為來到臺北打拼,可以說是放棄了我過去七年在高雄經營的一切。放棄了我和中山資源教室的聯結、放棄了我和高雄愛樂的聯結。也很奇妙的,來到臺北三個月,雖然有的時候的確會想起高雄的誰,只是忙碌的生活,讓我無法去問候每一個人。

      來到臺北之後,兄弟姊妹有許多的時間可以相聚在一起,過去只能在過年的時候見上一次面的家人,現在想要見面一起吃飯,約個時間就可以了,下班過去也不過就在半個小時的時間內可以見到面的地方。

      只是在工作之後,回到租屋處,總是可以感受到許多的孤寂。

Posted by 中國魂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0) 人氣()

      記得高二升高三的那年暑假,來過臺北。那個時候寫了〈臺北遊〉這篇文章,從那時到現在,好像也八年了。

      那個時候的心情,到現在似乎還殘存了一些。記得當初的夢想,是想要成為一個公車司機,而且是在臺北開晚班公車的司機。這麼長的一段時間過去了,職業大客車的駕照已經到手好幾年,只是現在在臺北工作,所從事的職業卻是和當初想像的差了十萬八千里。

      我從來沒想過我真的會在臺北工作、真的會在臺北生活,在這個高物價的城市、緊張的城市、什麼事情都比較快的城市,我生活了快兩個月。

Posted by 中國魂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