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把重心放在自己的身上

過去一年多來
因為一切都過的太順利了
順利指的不是沒有遇到難關
而是難關都可以順利的突破
因為只要時間一到
我的問題就會自然解決
我只要按部就班的把工作依照進度完成
就不會有問題

我得到很多的肯定
建立了很高的自信心
也有能力去激勵別人
push別人
這是我的改變
我的成長

只是我從未想到過
原來回到我自己身上
還有許多問題沒有解決
這些問題是早就存在
只是過去我一直不用去面對的
等到畢業了
真正進入社會
環境轉化之後
問題就慢慢浮現了

不可避免的
我必須承認我原生家庭帶給我的影響
在求職和愛情這兩個方面
我都「深受其害」

不惜犧性一切
委屈自己、降低自己的標準
就只是為了在最短的時間內找到工作
於是我創下了第一天投履歷
第二天通知面試
第三天面試結束後當天馬上上班
只是我的第一份工作犧性了許多我應該具有的更好的條件

我的行為只是為了降低我的不安
我的不安來自於我不想閒著沒事情作
我不想要讓自己有可能
成為「像我父親一樣的人」
你永遠不會知道我受到他多麼大的影響(傷害)
我一輩子都在逃離他的陰影
逃離有可能變成他的陰影

記得高中時期
每次開車載我母親出門的時候
她常常批評我開車的方式和我父親很像
我每一次聽到這樣的話
其實我內心都是「激動得想要自殺」
我會不平的是我那麼努力的活著
為什麼會成為像他一樣的人

這兩個星期以來
在求職方面面臨了很多事情
我為了填滿自己內心那種不安的感覺
作了很多的「衝動事」
只是最後真的如丁媽所說的
「這些真的是你想要的嗎?或者只是你合理化你議題的代替」
於是我慢下來了
我推掉了藍x生活網的工作
因為那可能連勞健保都沒有
我推掉了x傳電信的客服
因為那不是適合我的工作
我也推掉了一個行銷公司
x北百貨
xk便利商店

我真正領悟的是
「服務業真正是我想要的嗎?或者我只是在說服我自己接受這樣的工作?」
xk便利商店必須輪調到岡山和大社區
如果是以前我真的會說
「ok!沒問題,很近,騎一個小時的車就到了。」
問題是我真的有辦法接受長期下來的長時間通勤
甚至必須輪日班、夜班、大夜班嗎?
我忽然發覺服務業只是因為「門檻低」的原因
才會讓我想要投入
所以才會投類似的餐廳、甚至飲料店的工作
可是這真的是我想要的嗎?

就慢下來吧
我想要放慢自己的腳步
試著脫離沒有工作的不安感
試著脫離我父親的陰影
及其帶來的恐慌

另外
我也知道我生命中另外一個很大的課題
就是愛情
這方面其實包含三個重要的過程
愛情、 婚姻和家庭
過去我思考很多次
得到的結論是
「這一塊東西我不去碰它,完全不會減損我這個人;可是如果要碰,就至少要花費二十年以上的時間,我才能夠『功德圓滿』。一定要這樣長的時間,我才有辦法從愛情進入婚姻,再從婚姻進入家庭。」

那天國彰老師問我
父母的婚姻會讓我更渴望擁有美滿的家庭
還是更不希望攡有家庭
我的回答是後者
只是雖然如此
在生命中同樣的問題
會不斷的出現在我的面前

最近我愛上一個女孩子
或者說從上學期以來我就愛上一個女孩子
從對她的愛中
我也可以察覺到我思考愛情角度的改變
進入了適婚年齡
面對愛情時都是以結婚為前提的
也因此同樣的問題再度出現
同樣的讓我膽卻

我沒有想過要對她告白
真正的覺得這樣就好了
因為一旦說出口
就是對雙方造成困擾
因為她是一個很「特別」的女孩子
她比一般的女孩子還需要更多的照顧
所以在我擁有照顧她的能力之前
輕率的說出「愛」
只是讓她感到困擾而已

對我而言
困擾是同樣存在的
因為我從來不知道什麼樣叫作「正常」的婚姻關係
所以我也從來無法去學習
在我面前的範例是錯誤的例子
我卻沒有能力跳脫這個錯誤的例子
自行去找到正確的答案
甚至所謂的錯誤
已經是我最習慣且最接受的東西
我又要如何說明自己脫離呢

於是這樣的矛盾會不斷的出現
在遇到欣賞的女孩子的時候會出現渴望的念頭
卻又因為知道自己沒有能力而退卻
這樣不斷的拉扯
會再度讓我困惑
到底擺在我面前的功課
要不要去完成

文章標籤

中國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