認識我的人都知道我過去的藝名叫作「中國魂」。只是在高雄七年,我的政治傾向、社會關懷的角度改變了。這中間最大的轉捩點,在於遇見了吳英明教授。認識他之後,我從對國家的關懷(認同中華民國)、轉變成對民族的關懷(認同自己是臺灣人)、到認同這塊土地(認同臺灣及在這片土地上生活的人們)。
長久下來以復興中華民國、反攻大陸為理想的我,在上大學之後,受到的思想衝擊,是我過去不曾面對過的,特別是2009年的暑假,我在高雄市立空中大學實習的時候。
這段期間我接觸到臺灣民主發展過程中的許多故事,其中最震憾我的,是李雙澤寫的〈美麗島〉。李雙澤是當年校園民歌時代的重要開啟中,而他寫出〈美麗島〉歌詞的原因,是在於當年的黨國政治,國民所唱的歌曲,都是歌詠祖國的土地、人文風情,當時他提出了一個大哉問,他聽到身邊的人唱〈中華民國頌〉,歌詠喜馬拉雅山、黃河、長江,可是我生在臺灣、長在臺灣,我從來沒有見過喜馬拉雅山、也沒有見過黃河、長江,我家就在淡水河旁邊,為什麼我不唱歌歌頌淡水河,而要去歌詠那些和我無關的風景。
這個問題我無法回答,曾經我也因為國小音樂課本上,〈中華民國頌〉慷慨激昂的歌詞和旋律所激動過,只是我無法回答李雙澤的這個問題。
「為什麼我生長在臺灣,但是卻要去讚美、歌詠那些我一輩子也不曾見過的『家園』風景?」
於是我放下了國家的意識形態、甚至也放下了民族的意識形態,轉成關懷土地的意識形態,我意識到真正值得關心的,是現在真正生活在臺灣土地上的人。
今年的二二八草地紀念音樂會,我再次聽到蕭泰然老師的〈1947序曲〉,也許是因為協助打字幕的關係,在閱讀歌詞的時候,我第一次感受這首曲子的時代背景還有歌詞深意。
臺灣四百年來不斷的被外邦統治,到了現在的臺灣社會,是否不該以國籍、民族去區分你我?只要是生活在臺灣社會上的人,都是我們的家人,都是我們應該關懷照顧的對象?
王炳忠愛唱〈中華民國頌〉,與現實何干?
有人說「中華民國會亡國」,臺灣獨立又有何不可?
有人說這次選戰是藍綠對立,那你知道什麼叫作「民意」嗎?
這次的選舉,真正開啟了臺灣政治史新的一頁,當世代交替,臺灣的年輕人,將會決定臺灣未來的命運!

創作者介紹

魂之領域

中國魂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